焚花入骨

然而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超自私的(自我敲定)
学业神隐期now同时也是sas异闻录狂热中
是阿央,也是杪,怎么叫都行。

真实生活能力为负了,因为懒和手残没有把皮扒干净就把无花果塞嘴里吃了,舌尖剧痛仿佛被磨伤。

完蛋,这下完蛋,糟糕了……被人激情安利企图再次点燃我对mha的热情……可是我翻着设定集对赤谷一见钟情了怎么办……
阴沉系(等)碎碎念高智高武高科技还有黑发……完全戳中我的审美了啊!
陷入爱河,光速失恋.jpg
(难过)

要是把我的英雄学院和来自新世界的世界观对撞一下(魂穿之类的?)会怎么样呢……
记录一下今天吃了安利的室友的清奇发言。
(……选择死亡)

曼妥思的薄荷糖配光明纯牛奶,蜜汁爽到。
(我可能真的傻了)

我们不一样

我觉得我和父母越来越不像了。
我对任何规矩一般都是:不管会不会违反,绝对不能让人认为自己会违反。尽可能不违反,或者踩边缘线就行。
我父母是:该遵守一定要遵守,有些规定就当没看见。(比如景区不要踩草坪这种他们就很难遵守,有的时候拍照拍着拍着就踩进去了)
然后我日常交往的态度是,不冒犯到他人的话,该怎样怎样,互相借借文具啊水桶啊外套啊什么的很正常,讲话随便一点,摆东西也不用整洁过头,舒心就好。他人的选择是他人的事情,保持沉默保持尊重。
我父母觉得不能随便和别人借东西,一定要打理好自己的环境,说话一定要客气,如果是饭点一定要留人吃饭才行什么的……
可我觉得很难受哎,生活中周围的同学也好朋友都会觉得这样完全没有必要,有些事情是他们决定好的,说了也只是浪费时间。不吃就是不吃,要走路就是不坐车,一个人可以的不需要陪,要是受伤了掉眼泪ta不开口求助我们要装作没看见尊重ta的骄傲之类的这些,在我们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他们想,这是不懂人情世故。
于是他们说,你怎么还没有长大。
最后他们说,你好自为之。
可是我们没有长大吗?发烧到四十度多挂着水在医务室里打电话说我知道了我会留在学校里好好学习的那个笑容柔和得虚幻的女孩,拖着受伤的腿爬上四楼的教室平静晨读的男孩,熬夜熬到太阳升起视野一瞬间发黑的时候,抱着一箱书本裹着塑料袋在暴雨里踉跄的时候,高考成绩失利而花瓶迎面砸来的时候,一笔一划写了多年的日记被付之一炬的时候,在军训炽烈的阳光下抱着昏过去的同学对教官嘶吼着喊120的时候,因为低血糖倒在地上的时候,毕业酒会上拥抱老师低声说谢谢的时候……在他们不在的那么长的时间……我们真的从来没有长大吗?
也许我也只能好自为之,继续按我的步伐走下去,等撞到南墙再回头。
但是如果可以,我还是想成为和他们不一样的人。

我可能有点毛病,喜欢的东西要是很多人喜欢我就不太想喜欢了,但是都没有人喜欢我又会很难过。
这大概就是犯贱吧x

我要疯狂的告白我的fgo里的每一个好友,如果不是他们的助战我至今会卡在第六章。
虽然fgo像个单机游戏,但只是像。
世界上有一种box,叫你好友的助战√

“别隐瞒你的痛。”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看着玻璃杯里面放的太久的苏打水顽强的挤出几个气泡,像是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模模糊糊的水面上映出我的眼睛,冷漠得令自己都陌生:“我明白的,舅舅。”
声音是温和的,顺从的,毫无起伏的。
“我是早就明白的。”
其实我曾经也是遇到问题会向家长求助的孩子哦,但是没有用嘛……而且一旦和他们分享痛苦的话,自己只会收获双倍的痛苦,不会有什么帮助的。
因为我和父母流着一样的血,所以我知道我们互相注视的影像到底歪曲了多少。真实的内核自顾自运转,孤立无援,从来没有人用双手触碰到过。
连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
相互的爱投向的是虚空。
“你也一样的对吧?”我用口型对妹妹说。
在初三的开学,被家长带到全新的学校,猝不及防的失去了有关故乡的全部联系的女孩子垂眼颔首,无声默认。

——一想到有一天我们也会变成大人,我就很害怕。
当初哥哥喝醉时说的话,我现在也许理解一点了。

让人学会坚强的不是走投无路,是给她一个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护的周全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