殆七

我想看钻石的裂痕。
cp[?]是@允劣
学业神隐期now同时也是sas异闻录狂热中
是阿央,也是杪,怎么叫都行。

在动车站听这首歌的时候,看见室友飞扑进她男朋友的怀抱,感觉有点应景。

歌词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到胜出……[复杂],难道真的是因为听了一天的橙绿传教现场的关系?
觉得相似的关键词是夜战和恶人颜。

和朋友探讨cp洁癖相关,对方声泪俱下表示如果磕了别的cp那么感觉像是出轨,被路过的疑似宇直又有点薛定谔的哥哥看到了。
“总是存在别的可能性的吧?再不济平行世界了解一下?”
我:“……”
我:“妙欸。”
您是大佬.jpg
洁癖这种事情,说到底真的很难解释,我也有不拆不逆的时间,但是玩galgame我又是龙属性全开的我全都要党……唉。

被某个魔鬼朋友怂恿了所以硬着头皮丢个脑洞。
要是,出久,和初设一样,没有个性,走智斗道具流[此处应有发目明少女的加入√],日常就读雄英辅助科,业余爱好是地下非法英雄活动和收集英雄资料。普通科好友心操人使,擅长搭话套情报一条龙服务。
这样的三人组不是很完美的搭配吗?!情报道具部署都有,久和心操都是可以主攻手也可以辅助的类型,发目小姐姐再也不用担心新作品实验[担心过吗?]了。

今天早上很早起来,去考试。
到门口发现还算早,休息了一下吃了点心才进去。
旁边有个男孩子靠着同伴坐在花坛边睡觉,墨绿叶子米白色的花碎碎小小,头发有点卷,在没有彻底亮起来的清晨里是和一旁阴影一样很深却又有点透明[?]的黑色,半张脸被同伴手机屏幕的光打亮,苹果肌饱满下巴却微微尖俏,感觉有点像风靡过一段时间的理想少女脸型桃心脸,睫毛和影子揉在一块看起来又密又长。
后来后面的路上有一辆车很快的开过去,他有点不安的动了一下,然后他的同伴揉揉他的刘海很顺的把手按在他上半张脸上。
“我在,继续睡吧。”
是有点困倦,带着微微缺水的沙哑的声音。
靠了。
我好羡慕。
他们身上盖着一件卫衣,腿勾在一起。
呜呜噫噫呜呜就着冷风吃压缩饼干还要给两个人看包的我好羡慕啊呜呜呜呜呜。
好想要被摸摸头哇![哭出声]

自由,天空,飞翔,非日常的憧憬。
现在想想一切的起点还是air gear。

……虽然我天生平衡力巨差连现实轮滑都滑不了啊orz

几乎要在郁郁中睡去的时候猛然被高音扯回现实。
我也不想消失。
想要继续呼吸。

穿平底单鞋会下意识在坐下时绷住脚尖双腿交叠,抹了眼影会习惯性微微颔首再垂下视线,涂了甲彩会不断把十指纠缠在一起又分开,而拿东西时动作可能比平常放慢一些,穿着裙子和短于九分的裤子的话就不敢迈开大步,和年长的人交谈时总是微微笑着的哪怕内心焦灼得山崩地裂,遇到事情不顺利第一反应是想说“对不起”……
很多时候我以为我可以是自由的,无拘无束生长的野生草木,回视倒影才发觉——
其实我依旧是在牢笼里长大的孩子。
是虽然很不“完美”,依旧按照框架长大了的盆栽。
有点不开心。

不求全盘理解,但愿求同存异。

真的觉得受不了我希望我们可以温和的拉黑彼此或者屏蔽tag[比心]
相逢是缘,做人留一线。


其实我也有吃不下的cp,但是这不影响我爱我的亲友,因为她们都是很好的姑娘,因为她们的爱和我的一样是没有错的。
因为她的花和我不一样就认定那是不该存在的花,这种事情我永远不会做的。

part 1
洗衣服用洗衣机一次五块,从肉痛嫌弃到放弃甚至放飞自我开始拼团。
据说隔壁楼的洗衣机前两天坏了,原因是容量过载。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男生们对它做了什么.jpg]

part 2
公共自行车很考验车技的。
比如没有铃铛,比如没有刹车,比如踏板可活动一圈360度之外你的脚还要额外完成一个来回一共240度的向外画弧运动,比如骑上去的一瞬间坐垫垮了,比如骑到最快那一刻车链子崩了,比如骑到一半饭盒放在前面飞出去了……emmmmm。
怎么说呢,而且好像大家都对我们这些骑车的人有什么蜜汁自信,好像我们都车技好得可以在栏杆上跳舞一样……诚惶诚恐,为了不辜负信任我已经两次撞在我们学校的绿化带里了,真的很对不起花花草草们。